(2)245 23 68 asiathemes@gmail.com

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所确立的现代国家原则

有人说,“国家分裂和联合,和政治制度没有必然的联系”。但近当代历史证明,国家的分裂或联合,和政治制度有必然联系。这个联系就是基于1648年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所确立的现代国家原则建立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。这个原则就是民族的国家和宗教的国家。

该原则规定,一个国家应该是基于一个主体民族的。这样的国家有权在天主教或新教中选择一个做为本国的主体宗教。他国不得干涉。所以,混杂如美国,其主体宗教也是基督教的新教。南美国家,同样是诸多民主宪政制度的国家。但因为西班牙的影响,多选择天主教为主体宗教。

所以,美国现在面临的黑化、西化、伊斯兰化问题。其中的西化,就是指西班牙化。亦即操西班牙语的南美诸国移民或难民,新奉天主教。这就引起新教美国的担忧。如果出现一个美国的天主教地区,美国的新教地区,美国的伊斯兰教地区。按照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确立的现代国家原则。美国一分为三完全不足为怪。

欧盟恰恰是个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的反例。欧盟的成立说明大一统的好处已被欧洲普通人认识和感受。所以他们不反对欧盟。所以欧盟背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而行,统一了关税,统一了货币。这都是大一统国家的应有措施。

但要达到真正的大一统,还需要统一财政,统一军警等国家专政机构。这个欧盟眼下做不到。欧盟各国都想在欧盟内保持其独立性。经济要独立,财政要独立,行政要独立。宗教其实也是独立的。欧盟各国,有新教主体国家,有天主教主体国家,还有东正教主体国家。这里体现出很矛盾心理。又想得到大一统好处,又不愿做出局部牺牲。想鱼和熊掌兼得。

现在欧盟的发展进程其实和19世纪普鲁士统一德国的进程一样。当年德意志各邦在普鲁士推动下,实现了统一关税和货币,但没有统一财政,统一行政,统一军警。这个统一是在俾斯麦德国连续发动德奥战争、德法战争,并取得绝对战争胜利的基础上实现的。在法国巴黎凡尔赛宫镜厅,俾斯麦宣布德意志帝国的开国建立。这很牛。被画成一幅著名的油画。

今天的欧盟,正是在德法的推动下,完成了前面的两个统一。后面的一系列统一和建立欧国,应该是等到一次或若干次的联合对外作战胜利。一个强有力的欧洲统一政权出现,甚至淡化了宗教。这就推翻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所确立的现代国家原则了。

而在当前,欧盟面临着英国的捣鬼,美国的捣鬼。他们都不愿看到一个统一的欧洲做为一个国家出现。其根据,也就是民主宪政制度的民族、宗教国家原则。现在的态势,是欧盟正经受考验,或许从英国的脱欧开始,欧盟再次面临大分裂。

对于宗教国家,中国人两千年世俗,对此是体会不深的。国家的主体宗教原则,对西方国家非常重要。这也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》所确立的现代国家原则。该原则规定,一个国家应该是基于一个主体民族的。这样的国家有权在天主教或新教中选择一个做为本国的主体宗教。他国不得干涉。

所以,混杂如美国,其主体宗教也是基督教的新教。总统就职要手按《圣经》宣誓。法院审判,也离不开当事人手按《圣经》宣誓诚实的手续。南美国家,同样是诸多民主宪政制度的国家。但因为西班牙的影响,多选择天主教为主体宗教。所以,美国现在面临的黑化、西化、伊斯兰化问题。其中的西化,就是指西班牙化。亦即操西班牙语的南美诸国移民或难民,新奉天主教。这就引起新教美国的担忧。

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俄罗斯。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又恢复了东正教。从前俄军中的政委,也换成了东正教神父。美军,其实也是有随军牧师的。而东正教和天主教、新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教派。所以,俄罗斯与欧洲诸国的宗教矛盾是不可化解的。除非整个基督教影响淡化。但这在俄罗斯,在欧洲,在美国都是不可能的。

因为你淡化,必有异教强化,占领你淡化的空位。这个异教就是伊斯兰教。尽管两大宗教内部都有不可调合的教派矛盾。当代以来,死于教派冲突的远远多于不同宗教之间冲突的。但当主要矛盾成为两大宗教的矛盾后,教派内部倒可能暂息干戈,全力对异教。

刚刚发生的斯里兰卡恐怖事件,以及巴黎圣母院事件,新西兰的伊斯兰清真寺屠杀事件,无不与两大宗教冲突有关。这都证明,面对民族矛盾、宗教矛盾,民主宪政制度是束手无策的。而且还会加剧这种矛盾。因为主体宗教控制的选民,当冲突剧烈时,首先会选择强硬不妥协的领导人。一些当代国家领导人,其实就是上任后对异教地区超强硬不妥协挣到政绩的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xbengye.cn/,奥格斯堡


yabo888app

No description.Please update your profile.

Leave a Reply